大女人小女人 婚姻PK誰能贏?

大女人和小女人的相對性,還在於她們本來就是一種可逆轉換。碰上一個合適的男人,大女人可以很自然地變成小女人。小女人遇到事情,失去了做小女人的環境和土壤,經過一定的歷練,也會變身大女人。

這個世界,真的是大女人當道了?

大女人獨立強悍,作風硬朗,是百煉鋼;小女人小鳥依人,溫柔乖巧,是繞指柔;她們最大的分別是和男人相處的姿態,大女人堅持對等、獨立,絕不為附屬,最多做盟國,不但如此,她還有做男人對手的能力和戰鬥性;

大女人小女人婚姻經營

婚姻經營,何時大女人何時小女人

而小女人則甘願當男人身上的那根肋骨,視男人為天經地義的依靠,無比自然安理得地享受男人的保護和關照。

做大女人,還是做小女人?這個問題,對現代女性而言,相當糾結。

洪晃寫過一篇文章,說自己打小時候起,就被教育要當大女人:要獨立,要大氣,要自尊,要善良。在她盡量按照這樣的教導活了半輩子之後,才發現這只是女人的很多種活法之一,不太實惠,在小事上經常吃虧。

這位大女人明確表示,下輩子要試一試小女人的活法,她說:說實話,我很羨慕她們。那篇文章的題目,就叫做小女人比大女人有福氣。

其實做絕對的大女人,和做絕對的小女人,都有麻煩。

處處要強,什麼事都一肩擔了一手辦了,包攬一切包打天下,比男人還有主見有魄力,堅定不移加堅忍不拔,還要男人幹嗎使呀?聽過某男刻薄一位極能幹的大女人,也就不是雌雄同體,要不然她能自個弄出個孩子來。

男人也需要證明自己的價值,尤其在女人面前,這個基本需求經常被大女人們忽略不計。

小女人倒是讓男人們充分證明自己的價值了。君為女蘿草,妾作菟絲花。輕條不自引,為逐春風斜,心甘情願做一株依女蘿而生的菟絲花,一根繞樹而生的藤蘿,失去依附就無法生存,一旦大樹倒掉,或者竟然抽身而去,立時世界末日天昏地暗。

做大女人太靠自己,做小女人太靠別人。

靠自己當然好,但全靠自己也是很辛苦的一件事,靠別人最大的危險是靠不住。過於靠自己,累是其次,難過是孤獨;太靠別人,顯然不大靠譜儿,主要是安全係數不高。所以說,做絕對的大女人和做絕對的小女人,都不是好選擇。

真正的好選擇,是可大可小,能大能小,該大則大,該小則小。

大女人和小女人,並不是天然對立的,《婚姻保衛戰》里許小寧對蘭心說過一句話:你可以在面當你的女強人,但回家了能不能柔情似水一下呢? 大女人或小女人,都不是非得堅持到底的不變形象,而應該是一種可切換模式。

老派一點的對女性的祝福,常常說,但願她能夠福慧雙修。

蘭心的慧,是她闖蕩商場馳騁職場的本領;蘭心的福,是當她誤以為自己得了絕症,馬上回歸小女人,對許小寧依賴到不行,而許小寧是願意接納她、給她依傍的人。

過得最好的女人,是有大女人的和才幹,有小女人的福氣和機遇。前者可以憑自身修行和努力,後者有運氣的成分,也考較力和判斷。 福慧雙修,凡事用到一個修字,都不是容易的。

男人都是貪心的動物,大小都愛。

男人是貪心的動物,面對大女人,他嫌你不溫柔不會撒嬌撒痴;面對小女人,他說你不能對等交流理解力不夠。他需要意見和臂助的時候,希望你是大女人;他享受柔情和纏綿的時候,希望你是小女人。

你當然可以不搭理這種需索無度,我行我素,但你若肯稍稍正視一下這些需求,會發現其實也沒那麼難滿足。從積極的一面來看,當慣大女人的你適當小上幾回,簡直就是放鬆和休假,當久了小女人,用用頭腦和智慧,也免得武功盡廢。

大女人和小女人的相對性,還在於她們本來就是一種可逆轉換。

碰上一個合適的男人,大女人可以很自然地變成小女人。小女人遇到事情,失去了做小女人的環境和土壤,經過一定的歷練,也會變身大女人。

總的來說,大女人要當小女人,比較容易,小女人想成為大女人,還是有門檻的,靠慣了別人自己的能力會退化。來源妻酷網 責任編輯:胡靜宜

值得女人投資11種好男人